,,万里长江从富饶的江苏大地流过,奔向大海。江苏因为长江入海和紧靠上海的区位优势,因为发达的科技和经济,一直引领着中国经济前列。江苏的GDP总量一直位居全国省级行政区第二,人均总量在省区中(排除直辖市)名列第一。,,

ghghgh

万里长江从富饶的江苏大地流过,奔向大海。江苏因为长江入海和紧靠上海的区位优势,因为发达的科技和经济,一直引领着中国经济前列。江苏的GDP总量一直位居全国省级行政区第二,人均总量在省区中(排除直辖市)名列第一。

这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指标,似乎打击了江苏追赶的信心和雄心。

2007年,江苏与广东的差距分别为5114亿元;2008年差距达到峰值,广东领先江苏经济总量5815亿元;到2010年末,其差距为4569亿元;2012年末,又进一步缩小到3000亿元;至2013年上半年,差距仅为862亿元。

但当时江苏决策层认为,“经济总量”已不是江苏与广东的差距,两者最主要的差距是财政一般预算收入(现修改成为公共财政预算收入)。到2012年,江苏实现财政一般预算(公共预算)收入5860亿元,这与广东的差距缩小到368亿元。

ghghghgh

但是,到2016年,公共财力差距已达到2226亿元,这在2012年只有368亿元,特别是税收收入,更是从2012年的20亿元扩大到1567亿元。这表明,尽管经济总量上的差距似乎并不大,但是,在增长的内涵上,江苏与广东的差异进一步拉大。

谈到中国经济,深圳和苏州是最耀眼的两个明星城市。价值线记者了解到,从GDP总量看,深圳位居第四,苏州位居第七。从人均GDP看,深圳人均GDP19万元,苏州人均GDP15万元,均高于北京、上海、天津的人均12万元。从公共财力看,深圳总量位居全国第三,仅次于京沪;苏州总量名列全国第六,高于广州。深圳无疑是当今中国最有冲击力的城市,苏州无论GDP总量还是公共财力均稳居全国地级市第一,苏州还是长三角地区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经济体,高于南京和杭州。

,,表2是对相关数据的进一步优化。可以发现,最近七年来,江苏在追赶广东的征程上还是有收获的。分别扣除苏州和深圳数据后,江苏的经济总量在2015年已经反超广东了,并且在2016年继续扩大对广东的差距优势。这表明,在当前的苏粤GDP榜首之争中,呈现出一个截然悖反的现象:一方面,苏州已经被深圳彻底甩开身位,且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;另一方面,在分别扣除苏州和深圳对两省的影响后,江苏GDP与广东的差距一直在有条不紊地收窄。,,

从表1可以看出,自2010年起,在分别扣减了苏州和深圳对江苏和广东的GDP的贡献后,两省的总量差距在不断收敛。

表2是对相关数据的进一步优化。可以发现,最近七年来,江苏在追赶广东的征程上还是有收获的。分别扣除苏州和深圳数据后,江苏的经济总量在2015年已经反超广东了,并且在2016年继续扩大对广东的差距优势。这表明,在当前的苏粤GDP榜首之争中,呈现出一个截然悖反的现象:一方面,苏州已经被深圳彻底甩开身位,且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;另一方面,在分别扣除苏州和深圳对两省的影响后,江苏GDP与广东的差距一直在有条不紊地收窄。

ghggh

此外,江苏经济的区域平衡性也在进一步优化。2006年,苏南、苏中和苏北三大板块在全省GDP中的占比分别为62%、18%和20%。到了2016年苏南、苏中和苏北占比分别为57%、20%和23%。

但是,当我们把目光聚焦于榜单中最优秀的前十名时,则又有了新的发现:榜单显示,江苏共有三家民营企业进入前十,分别是苏宁控股集团(第二)、恒力集团有限公司(第八)和沙钢集团有限公司(第九)。广东同样有三家企业跻身前十,分别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第一)、正成国际集团有限公司(第五)和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(第十)。

数据显示,目前,我国共拥有各类高校2596所,按省区分,其中江苏以167所高校位居榜首、广东省与山东省分别排名第二、三名;按照城市排列,北京、广州、武汉位居前三,其中北京有91所高校。

截至2016年9月29日,我国两院院士共1569人,其中工程院院士825人(含16位双院院士),科学院院士760人(含16位双院院士)。从院士数据来看,按省区分,北京市、上海市及江苏省位居前三位。

hghgh

目前来看,江苏正在“有高度”冲刺。在城市层面,可以观察到的信号,就是借助于国家级江北新区的机遇,在南京大规模引入以集成电路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,并全力推进南京城市基础设施建设,如,其已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的轨道交通里程超过400公里。加上已经建成的224公里,南京的轨道交通里程将达到630公里,已经超过了当前上海(617.64公里)、北京(573.84公里)的轨道交通水平。重启“省会战略”,做大做强南京,提省会城市首位度,无疑是江苏隐而未宣的新城市战略。

,,,,

ghghgh

在公司层面,培养类似于腾讯、华为、华大基因这样“有高度”的巨头并非一日之功。对于江苏来说,政策扶持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创造一个适合巨头孵化、发育、成长的环境。也只有从自身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巨头,才会与本地形成深度捆绑,如,腾讯、华为等就很难把本部从深圳搬走,同样阿里也不会从杭州搬走。实事求是地讲,江苏的商业环境,规范性有余,但宽容性不足。这一特色,符合儒商文化的属性,但是却导致狼性与野性的匮乏,“企业家”精神无法得到最充分的释放与施展。在培育“有高度”的企业巨头上,江苏需要走的路还很长。

广东走的是巨星路线,有重量级巨星扛鼎,而江苏坚持的是团队路线,队员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很大。可以说,在苏粤竞争中,广东的巨星带动作用非常明显,但是江苏的整体实力非常强劲,特别是板凳深度,放眼国内,无人能出其右。

ghgghgh

谁在未来十年更有话语权?

从单纯经济的角度,广东面临江苏的挑战,但到在十年内,广东话语权更大。

如从建设整体发达富裕社会的角度,江苏更像欧洲,十年内有较大话语权,十年后话语权更大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站部分资料来源网络和网友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,请您来信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好文推荐